今天自由時報有一整版面都是在報導六輕設廠和雲林延海地區居民罹患癌症是否有直接相關的事情,雖然我家在虎尾,離六輕有好一段距離,但有些高中同學是台西、麥寮那邊的人,再加上都是雲林鄉親,所以越看報導,越心酸。

記得以前寫作文時,還會用「六輕設廠,能為雲林帶來就業機會,振興雲林的經濟發展……」這樣的觀點來做討論,現在看了這些報導後,才發現果然當時年紀小,只看到大家津津樂道的正面利益,卻沒看到六輕設廠也或許會帶的負面效果。

但是,就這些報導看來,易罹癌的原因是不是真的跟六輕有關,還需要長時間的研究才能真正明白其中的關係。之前也看過另一篇報導是說雲林人罹患肝癌比率是全國最高的,跟衛生條件、飲食衛生觀念好像有很大的關係。還有另篇也是雲林人罹癌跟六輕關係的相關報導。

身為雲林人,其實很高興有人這麼注意雲林人的問題。希望這些研究能一直持續下去,然後找出真正的原因。

 

新聞來源:自由時報電子報
2009-6-29

陳建仁:麥寮高罹癌率 政府應查明真相

〔記者王昶閔、謝文華、林國賢/綜合報導〕台灣大學公衛學者詹長權研究發現,六輕運轉後,所在地的麥寮鄉及 周遭台西、東勢、崙背及四湖等五鄉鎮的癌症發生率提高,引發各界高度關注。國際環境流行病學權威學者、中研院院士陳建仁呼籲,政府應該出資,委託具公信力 團體,啟動更深入研究,以取得更有力的結論。

現在不做 以後更難

陳建仁表示,儘管雲林地區還有「病毒性肝炎」、「菸、酒、檳榔濫用」等致癌因子,但「詹教授的研究最起碼指出一件事,就是六輕可能對健康有影響,這種可能性的確是存在的」。

他認為,工業污染對居民是否有害的證明過程,就跟電影「永不妥協」的情節一樣,需要長期抗戰,若現在不趕快做,以後會更難。

陳 建仁指出,後續追蹤研究必須做到個人層次,排除其他致癌因子與干擾因素的影響,確認個人的暴露量與其健康危害是否有關。即便是同一鄉鎮居民,因職業、背景 不同,受到污染物暴露量與危害也有所不同。例如在當地每日下田的農夫,與每日通勤到外地上班的上班族,暴露量與健康風險,兩者必然有所差異。

詹長權再調查 建立世代樣本

詹 長權教授可望繼續接受雲林縣環保局委託,七月底開始展開下一階段風險評估。研究團隊將鎖定六輕周遭十公里麥寮、台西、東勢、崙背、四湖、褒忠六鄉鎮為暴露 組,十公里外選擇都市化程度相當的莿桐、虎尾、二崙、元長為對照組,預計花三年時間,在十五萬居民中,建立一組研究世代樣本,包括六千人問卷調查與兩千五 百人的體檢資料,長期追蹤六輕污染物對周遭居民健康的影響,釐清因果關係。

研究團隊將與台大醫院雲林分院家醫科合作,巡迴各鄉鎮進行鄉民健康篩檢,分析血液與尿液樣本,以檢驗有無心血管疾病與癌症的早期生物指標,並經由尿液代謝物分析,調查其暴露污染物的程度,然後針對居民健康狀況,進行長期追蹤。

台大醫師:口腔、肺癌最多

六 輕鄰近鄉鎮民眾就近都到台大雲林分院就診,該院腫瘤科醫師陳若白表示,患者以喉癌、口腔癌、肺癌最多。他說,這三種癌大多與抽菸、喝酒、嚼檳榔有關,但也 有個案菸酒不沾、不嚼檳榔,家裡沒人得癌症,人看起來好好的,對驗出罹癌感到莫名其妙。若能量化各地抽菸、喝酒、嚼檳榔者,卻發現麥寮人罹癌率高,就有可 能有「其他因素」造成。

陳若白認為,詹教授的報告,目前只能確認雲林沿海居民罹癌率增高,但究竟與六輕設廠有沒有相關,需要以六輕附近居民及非六輕居民作為兩組對照,控制調查對象以下所有變因,例如年齡、性別、家族病史、工作行業、居住環境、飲食、物質濫用情形等,進行長期追蹤,釐清罹癌原因。

暴露有害氣體 未必會罹癌

雲林縣副縣長李應元強調,六輕周邊居民健康風險評估,需長期、深入、廣泛研究,建立透明化的管理機制,另外對於台塑周邊環境衛生、污染監測,必須採用國外最高標準,才能消弭居民疑慮,這些事情,政府都責無旁貸。

李應元說,癌症發生因素至今未明,環境衛生、人體健康情況及個人生活起居、自身抵抗力、飲食營養情況等干擾性因素,成因複雜,難以歸納出單一結論。

以口腔癌為例,儘管統計學及流行病學證明嚼檳榔與口腔癌有「高度相關」,但並不代表不嚼檳榔就不會罹患癌症,六輕周邊居民或許暴露在有害氣體風險較高,但是否會因此罹癌尚無法畫上等號。

李應元強調,地方需要的不是如乞丐般被施捨,而是制度化的分配,台塑企業協助地方興建學校等回饋方案,雖然值得肯定,但政府若能建立制度,更合理地分配財政,協助地方居民創造所得,提升工作機會,改善生活環境,對居民更有保障。


六輕工業區周遭居民生活作息與煙囪為伍,日夜排放的廢氣與高罹癌率是否有關,學者呼籲政府查明真相。(記者方賓照攝)六輕工業區日夜運轉,入夜後依舊噴出濃煙。(記者方賓照攝)台大醫院雲林虎尾分院腫瘤門診,守護六輕附近罹癌民眾的健康。(記者鄭旭凱攝)

麥寮寫真...一條街8癌死 養生品最好銷

記者謝文華、劉力仁/雲林麥寮報導

來到麥寮、台西,廟口廣場、大樹底下,村民聚集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癌症故事,左鄰右舍、前後村子、叔姪表嬸,誰最近傳出得了癌症、誰又正在化療,這類獨 特悲哀話題,從麥寮人口中說出,沒有悲哀與訝異,頂多一絲絲惋惜,難道討海人生性豁達?「不是啦!因為這款代誌太多了。」淺海養殖協會理事長林進郎說。

記者與麥寮信仰中心拱範宮前的民眾聊天,隨機詢問牽著孫女的林先生,有沒有認識的村民罹癌?「我就得膀胱癌啊,治療一年有卡好啦,弟弟幾年前得肺腺癌走了,姊姊也得胃癌。」

一輩子不喝酒 肝癌吐血亡

在麥寮傳統市場賣小吃的張姓婦人三個月前咳嗽不止,吃了一個月感冒藥沒有改善,最後在大醫院檢查出來罹患肺癌,現在正在接受化療。講到自己罹癌,她淚流不止,直嘆自己苦命。

住在台西鄉五港村的林進郎說,他有一個長輩是蚵農,一輩子不喝酒,沒想到得到肝癌,最後吐血死亡。他掐指一算,「我家門口海豐路,短短三百公尺,這幾年有八人死於癌症。」

不擅爭權益 麥寮人默默承受

另一個讓外地人訝異之處是,癌症故事到處聽得到,但幾乎找不到有人願意挺身而出,向政府要求真相?麥寮鄉麥豐村長許世明表示,幾乎罹癌村民都默默承受,怕鄰居指指點點;林進郎說:「鄉下人碰到這種事情,往往不敢說,覺得自己是沒有積德,才會碰到壞東西。」

地方民代跑告別式,已經成為生活一部份。「光麥寮地區,我一年拈香兩百多次,拈到好心酸啊!」雲林縣議員許忠富說,「感覺得癌症死的鄉民愈來愈多,實在替他們很不甘!」

1年拈香2百次 議員心酸

許忠富說,這裡最多是得肺癌、肝癌,印象中有兩、三戶家裡有兩人得癌症死,也有三十幾歲的年輕人不抽菸、喝酒、吃檳榔,卻得了癌症。

鄉民大都知道詹長權的報告,但擔心嗎?大多數討海人的回應竟是:「請媽祖保佑。」

住在拱範宮前的林先生說:「得癌是個人命運,要認命,死就算了!」、「我的厝在這裡,要搬去那裡?」

「晚上睡到一半,臭氣熊熊衝進來,門窗不敢關,關了更悶、味道更難散!」七十多歲的許先生,光著腳丫乘涼,娓娓道出台西人的悲哀。

林姓漁民也說:「集體催眠啦,沒人逃過半夜的惡臭。」廟旁藥房,有一整片牆的櫥窗,擺滿養生品,吳老闆說,養生品賣最好,「怎麼防癌?大家也搞不清,多養生總沒錯!」

台西衛生所公布欄張貼九十六年台西十大死因,第一就是惡性腫瘤共有九十八人死亡,佔十大死因人數的四十七%。衛生所人員常常晚上加班到七點,忙著為民眾做衛教宣導、防癌宣導。

綿延八公里長的石化王國,上百根煙囪日夜冒著濃濃的白煙,一刻不停歇。癌症當然可怕,但每天清晨仍有數以千計鄉民,為養家活口進入六輕工作,忐忑地拿生命對賭。畢竟擔心歸擔心,日子還是得照過。


治不好的瘤...學著和平共處

台塑麥寮管理部回饋地方禮數周到,圖為新興國小畢業生領獎品。(記者方賓照攝)六輕自豪提供雲林人工作機會,對地方貢獻大。(記者方賓照攝)六輕回饋與麥寮鄉民福利

〔記者劉力仁/雲林麥寮報導〕六輕興建前,麥寮、台西是貧困漁鄉,現在麥寮、台西已是雲林縣福利最豐厚的鄉鎮,但六輕造福地方經濟,並未獲得地方全面認同,雲林縣教育處長林源泉無奈地表示:「六輕就像雲林的腫瘤,你趕不走它、也治不好它,只能祈求與它和平共存。」

優厚福利 支配雲林政經體系

對類似批評,台塑麥寮管理處經理吳欣哲表示,台塑每年繳交三、四百億元稅金給政府,麥寮鄉從台塑徵收地方稅每年一.六億元,對台灣經濟發展有功,對地方善盡回饋照顧之責,一味指責台塑,並不公平。

麥寮、台西鄉民從小到大,甚至到老死,的確都有台塑的影子。新穎的台西托兒所,台塑斥資七千萬興建;小學老舊教室要翻新,也找台塑幫忙;台西要蓋靈骨塔, 台塑贊助經費;另外電費補助、緊急救難、兒童獎學金、協辦大型活動,甚至連地方大小選舉,都有六輕的影子,六輕幾乎支配雲林政經體系。

麥寮鄉民說,九二一地震發生後,災民第一時間找台塑,而不是縣府;吳欣哲也說,台塑在九二一之後,大概花了二十億元協助地方善後,但六輕從不介入選舉。

吳欣哲表示,過去十五年來,六輕提供當地人六千七百個工作機會,六輕員工中,四成是雲林人,台塑員工一天八小時在廠內,每年都做健康檢查,他強調說:「我們的生命也很重要啊,如果真的污染那麼嚴重,我們員工這份工作怎麼做得下去?」

台塑:詹長權無法證明因果

對台大公衛學者詹長權的研究報告,吳欣哲說,詹教授的研究報告,只是一個統計資料的分析,無法證明因果關係,此事跟廣大民眾息息相關,涉及風險評估、流行病學,相當專業,應該由環保署組成專案小組,這樣大家才心服口服,草率公布並不恰當。


環保聯盟 協助集體訴訟

〔記者劉力仁/台北報導〕對於六輕周遭五鄉鎮民眾罹患癌症比率跟六輕有顯著相關,環保聯盟秘書長李卓翰表示,該聯盟計畫組成律師團,協助環境受難者進行集體訴訟。如果成案,將成為台灣第二起環境公害集體訴訟的案件,第一件是桃園RCA案,目前官司正在進行中。

環保聯盟邀請的律師詹順貴表示,從詹長權教授及工業局二○○五年報告,此案有明確的污染源,從流行病學角度來看,因果關係也很清楚,他認為訴訟條件很成熟,就像電影「永不妥協」一樣,可以打集體訴訟。

詹順貴表示,當然不是所有六輕鄰近五鄉鎮民眾罹癌都是六輕害的,具體作法上面,透過個別的訪談,比對學者、工業局的調查報告,釐清罹癌原因,再決定是否進行求償,如果當地民眾有意願,他願意協助。

另 環保團體調閱資料,發現環保署在二○○二年,六輕三期開發案環境影響評估結論,要求台塑每年提出健康風險評估報告,交環保署及雲林縣政府備查,但台塑未依 照承諾逐年繳交,兩年前被環保署裁罰一百二十萬元。環保署綜計處長葉俊宏表示,未來將嚴格要求台塑每年提交報告,且報告都會公開,讓各界獲得此一資訊。

台塑缺交健康風險報告

台塑總管理處環保處長洪宗益解釋,六輕三期在二○○三年建廠,台塑認為建廠三年,運轉一段時間,進行健康評估才有意義,所以第一份報告二○○六年才出爐,但該報告被環評委員退回。

洪宗益表示,由於環保署沒有制訂健康風險評估作業準則,台塑自行摸索評估方式,之前曾經完成的報告都不完整,現在進行中的二○○八年版本,是按照環保署專家意見進行評估,但尚未出爐。

 

迎六輕輸掉健康 雲林人迷惘

記者林國賢、劉力仁/特稿

「台塑六輕廠是獨立於雲林西海岸的石化王國,更是台塑及政府在雲林縣的殖民地」,六年級生林金立這麼形容台塑六輕與雲林的關係。六輕攫取雲林縣海岸生態、水資源,每年為台塑創造一.五兆元的產值,為政府帶來三、四百億元稅收,但對雲林而言,只留給環境、生活品質沉重負荷。

對於台塑六輕廠進駐到營運,麥寮鄉民感受是五味雜陳,從六輕八十年宣佈進駐麥寮,到八十四年正式動工及至營運,土地價格翻了數十倍,每公頃土地從上百萬飆 至一、兩千萬元,造就不少的富人,施工高峰期每天三、四萬名工作人員,為地方創造商機,豬舍也能變成出租套房,豬農們變身做寓公。

六輕帶來每年一億六千萬元地方稅,麥寮鄉學童享受到營養午餐免費、教科書籍免費、補助通勤車費等福利;找工作向六輕投履歷,蓋廟、蓋教室、蓋托兒所找六輕贊助;辦社區活動、成立巡守隊、志工隊,找六輕要補助。

六輕建廠雖帶來經濟效益,但因麥寮新市鎮計畫胎死腹中,中下游廠商沒有進駐,經濟部號稱的十萬個就業機會,腰斬再腰斬,不到兩萬人,土地價格被打回原形,每公頃不到千萬,當年投資客,幾全被套牢,不少原有土地從事養殖、農耕的麥寮人,沒了土地,也無法轉業,生活困頓。

無法擺脫的健康高風險陰影,交通混亂車禍頻傳,養殖魚、蛤、蜆育成率下降,經常面對又總無下文的污染爭議,都讓居民難以釋懷,卻又無力去抗衡,只能沉默面對。

因為貧窮,當年許多雲林人敲鑼打鼓迎接六輕,以為招來了金龜婿,創造舉世驚嘆的石化王國,但回過頭想想,如果麥寮的天空,沒有時時刻刻排放白煙的高聳煙囪,是不是會有所不同?為了經濟,消費下一代的環境,是對?是錯?這個問題,不斷擺盪在雲林人心中。


創作者介紹

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claire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